<form id="551tv"><nobr id="551tv"><th id="551tv"></th></nobr></form>

      <address id="551tv"><form id="551tv"><nobr id="551tv"></nobr></form></address>

                <form id="551tv"><nobr id="551tv"><nobr id="551tv"></nobr></nobr></form>

                  WTO认定美国违规补贴波音 不会结束美欧贸易争端

                  地方热点 10-23 阅读:12 评论:0

                  WTO认定美国违规补贴波音 不会结束美欧贸易争端

                  【WTO认定美国违规补贴波音】10月13日,世贸组织(WTO)就欧盟起诉美国违规补贴波音一事做出裁决,允许欧盟向美国货物和服务施加4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而就在一年前的2019年10月2日,同样是世贸组织就美国起诉欧盟违规补贴空客一事做出裁决,认定欧盟违规,允许美国每年对欧盟产品与服务加收75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相隔一年世贸组织认定欧盟与美国均存在违规补贴,也允许双方相互施加惩罚性关税,属于“各打五十大板”。但对欧盟与美国来说,这个裁决只是历史悠久的补贴官司中一个小波澜,也不会给漫长的补贴官司划上句号。

                  对欧盟与美国来说,航空制造业都是其支柱产业。欧盟的空客与美国的波音各占世界民航喷气客机一半的市场份额,使得民航机市场形成了寡头垄断。然而当“寡头”并没有听上去那么光鲜,空客与波音也没法在民航机这个“寡头垄断市场”上达成价格联盟的默契以获取超额利润——航空公司的盈利与飞机价格高度相关,真要卖高了,那只能不干这行了。也因此这个市场是充满了激烈竞争的——如果旅客每公里油耗能比对手低几个百分点,那就意味着订单如雪片般飞过来。

                  但民航机制造业作为人类工业皇冠顶上的明珠,其复杂度与精密度堪称人类工业品之最。这也使得飞机的研发周期较为漫长,动辄就要十年以上,而且研发一款新飞机需要海量的资金。

                  波音在2003年正式启动波音7E7(后改名为787)后,波音原本预计将在2008年交付客户以赶上当年北京奥运会的客运高峰。在波音787项目中波音大量使用供应商外包以降低成本,预计研发耗资150亿美元。然而作为一款大量使用了全新技术与复合材料的飞机,波音787的研发并不顺利,2008年交付客户的承诺也随着进展不顺而落空,最终延期3年于2011年才将首架波音787交付给客户。而到2019年,项目耗费的资金也膨胀到了320亿美元,盈利点为1000架。目前波音787共交付客户988架,库存订单519架,可以说达到盈利点是板上钉钉的事,并且可以从中获取巨额利润。

                  但有人笑就必然有人哭。以空客A380为例,该项目于2000年启动,计划投资88亿欧元,在2007年10月才交付首架飞机。到2019年,空客却宣布将于2021年停产A380,该项目的投资金额虽然没有公布,但外界估计截至宣布停产时项目总投资已经达到了250亿欧元,比起最初的88亿欧元超支近三倍。如若以总投资250亿欧元来计算,A380项目的盈利点为400架以上,然而截至停产时订单总数为251架。稀少的订单数注定了空客在A380项目上大量的投资打了水漂。

                  研发与生产周期漫长,项目投入动辄数百亿,进入生产阶段更是需要海量资金。纵使飞机制造商都是庞然大物,但在面对漫长的投资周期与大量资金需求时依然力不从心。而对欧盟与美国来说,空客与波音代表的不仅仅是上千亿的市值与十几万个就业岗位。围绕着波音和空客这两个庞然大物的,是背后规模更庞大的万亿规模的配套产业链以及伴随而来的数百万就业岗位。也因此对空客和波音进行“保驾护航”是欧盟与美国政府的重要任务。

                  正如上文所说,哪怕庞大如波音与空客,一旦一个机型研发遇到困境或者在市场遭遇滑铁卢,亦或遭遇重大丑闻时,公司经营依然会面临极大的危机。也因此欧盟与美国会对空客和波音提供补贴,替空客和波音分摊研发的市场风险并增加其市场竞争力。1992年美国与欧盟签署双边飞机补贴协议,允许欧盟为空客的新飞机研发提供三分之一的研开支,相应的波音则被允许从美国政府支持的研发工作中受益。

                  成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空客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实现盈利。在盈利之前的二十多年里,来自欧盟的补贴对空客是极为重要的。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空客虽然在航空市场站稳了脚跟,隐隐有和美国叫板之势,但市场份额比起波音依然差了很多,也因此美国政府懒得去空客较真补贴问题。然而在2004年空客全年交付量首次超过波音时,来自欧洲的威胁才让美国政府坐不住了。2004年美国在WTO发起了对欧盟补贴空客的诉讼,称欧盟自九十年代以来一直违反WTO规定对空客进行违规补贴。而欧盟也针锋相对于2005年在WTO发起了对美国违规补贴的诉讼。

                  从2004年美国首次发起诉讼计算,这一场航空补贴官司已经打了16年了,双方互有胜负,而双方对WTO的裁决也是爱理不理。但自从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在贸易上大肆推行单边主义政策,以航空补贴官司为由对欧盟建立贸易壁垒。在2019年10月裁决欧盟违规之后,美国政府已经按照世贸规则对空客客机加征10%的关税,而在2020年2月更是以欧盟取消补贴没有改善为由,将10%的加征关税提升至15%,对空客客机出口美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违反了世贸的裁决。

                  或许是因为美国做得太过火了,今年世贸组织对欧盟诉讼美国违规补贴一事也采取了偏向欧盟的立场,裁决美国的补贴也违规,可以施加4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态度也是对美国所奉行的单边主义的警告。

                  当然,从欧美之间漫长的航空补贴官司中可以看出,世贸诉讼是美国对新兴的强有力竞争者进行打压的有力武器。我国C919客机在面向国际市场进行销售时如果对美国的波音造成不可忽视的威胁,那么美国挥舞“违规补贴”的诉讼大棒也不是那么令人意外。对此我国也要做好相应的准备与反制手段。

                  责任编辑:李海啸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